021-60752302
校友平台
学籍号查询
校友采访
校友感言
· 国内校友 · 国外校友
校友活动

预约报名

近期是否有攻读MBA/DBA的计划
校友采访
易文勇:探索和发现未知而陌生的世界

被DBA一班的同学亲切地称为大哥的易文勇,由于多年的海外工作及全国各地奔忙的经历,让他性格里有了几分北方人的豪爽,然而作为一个地地道道的上海人,他骨子里的认真、精细、讲究,融进了他生活与学习的每一个细节。

- 1 -
国企22年,从基层一步步走向高层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从同济大学建筑系毕业后,易文勇同学就进入了上海住总集团,重新投入到学习技术与管理之中。国企内部管理系统性强,架构严密,组织科对干部有一套全面的、系统性的、梯度性的培养,主动和敬业更是让他有机会从基层走向高层。

国企的培养专业和管理并具,他不断地轮岗,只用了2年成为基层干部,一步一个脚印,13年后被提拔到正处级干部,直至成为总工程师,他也形成了自己的一套管理逻辑。

根据在香港瑞安集团学习一年的经验,他在整个公司的管理上积极推行项目法施工,重视各项基础管理,促进企业工程质量和经济效益整体水平的提高。在这期间,他完成了美罗城、豫园商厦等上海市区的高难度的获奖工程。

除了参与负责整个集团的项目管理的协调工作和接待工作,他还成立并担任上海砌块研究发展中心的主任,开发了多个试验研究的项目。

 
- 2 -
海外6年,契约精神刻心间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997年,时任住总集团总工程师的易同学奔赴新加坡分公司承包工程,开始了长达6年的外派生涯。回忆起这个总面积2.6万平方米、总造价1.5亿新币、工期长达33个月的政府项目,易同学嘴角露出了自豪的笑容。

因为对当地建筑法律法规、工程质量要求不熟悉,易同学及时调整了管理方法,采取了一地二制的方针:对外协调工作基本上聘用新加坡本地管理人员来承担,而对内的工程管理全部有国内派出的管理人员来承担。

而他就是这个项目的总指挥,又是内外工作的总协调者。实践证明,这一方针确实克服了两国管理人员在文化上的差异以及沟通上存在的困难,两国管理人员在一起工作配合顺利多了。

管理人员需要比普通员工更快适应,从人员的招聘分配,到工程的监督跟进,几乎都要他全程亲自上阵。每天早上七点就要起来跑工地,跟进项目进度,与各方谈判,直到凌晨才能休息。为了按时按质按量完成项目,他还给自己立了规矩,一年只允许自己休假一天。

项目期间遇到了很严重的问题,由于两层的地下室需要将地基底下的石头处理掉,技术上的缺陷影响工期大概半年时间,然而,最终却没有延误一天的工期,工程准时竣工交付。

在国外合约就是一个法律,咬着牙熬过的这数千个日日夜夜,正是靠着上海人性格里的那份契约精神。而挫折与熟练的掌控也全部化为丰富的经验,助他到达另一个高度。


- 3 -
回归与离开,为了遇见更好的自己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离开上海时女儿才8个月大,一去六年,归家时女儿已经上小学了,错过了女儿的大部分童年成为他很大的遗憾。为了更好地照顾上海家里的老人与妻儿,在完成项目后,易文勇拒绝了新加坡几家公司抛来的橄榄枝,选择了回国发展。

在香港一年学习和新加坡六年工作的经历,极大地影响了他的世界观,再回到国内企业,易同学不由感到很大的掣肘,在太太的支持下,他决定从国企辞职,去外面闯一闯。

当时易同学已经45岁,作为“上海市新长征突击手”,又是个处级干部,在很多人看来这都不是明智的抉择。最终他选择了复星集团旗下的房地产开发企业复地集团,作为自己新的起点。

作为总裁的参谋和助手,凭着过硬的技术功底和管理方法,他主要负责方案和项目的沟通协调,遇到公司重大的技术方案需要评审评定时,每一个环节他都要把关,每次的讨论都要参加。

在复地,目睹民企中没有系统的人才培养机制的现状,他灵活吸取国企的培养模式,一手建立起属于复地的标准化的工程运营管理、组织架构和考核机制,要求不同部门的人才全方位打通。这套制度一直不断改善并沿用至今,在人员频繁流动的今天,他领导的部门也最为稳定。


- 4 -
DBA,探索和发现未知而陌生的世界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工作不顺的时候去读书,工作顺利的时候也去读书。从06年进入复地集团,经过两年的调整,易同学的管理走上正常化。精益求精,他又要寻找另外一种突破。2008年,他参加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EMBA学习,让他对战略管理、人力资源管理方面有了系统的认识。

不满足于知识层面的学习,2013年,易同学申请了EU商学院DBA。DBA是带有一定研究性的学习,除了上课,无论是课前预习还是课后作业到毕业论文,需要大量的阅读和研究量。

从培养方式上看,虽说MBA和DBA都是针对高级管理人员的系统学习,但硕士主要关注点在应用层面,主要解决当前已发生的问题;博士层面的学习则从思维方式上对其进行训练,探索和发现未知而陌生的世界。

他也经常在公司的复地大学、同福班、金种子班上课,会讲运营管理、项目管理、工程管理等,这时候他就把博士课堂上学的理论先灌输给他们,比如项目中的利益相关方、如何进行分配等等,虽然大多数都听不懂,但是提前接触还是有好处的。

易同学提到,DBA研究的角度和深度比EMBA站在更高层次上,比如丁荣贵教授讲到的利益相关方,郑仁伟教授讲到的薪资模式,Namaki教授国际化的战略思维等,让他感到以往的知识经验只是冰山一角,重要的是利用课上的方法论,继续钻深钻精,探究更深层次的本质和整套的解决思路。

不管是金钱地位,还是健康,没有什么可以永远拥有,不变的只是一颗不断挑战而又保持认真细致的心。

 

 

上海敬路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2000-2016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902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