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60752302
新闻中心

预约报名

近期是否有攻读MBA/DBA的计划
新闻中心
做学问要敢于“争论” | 2018年EU极优等荣誉毕业生王珞博士专访

  今年欧洲商学院(EU)上海教学中心又有一位校友荣获2018年EU极优等荣誉毕业生,他就是EUDBA5班的王珞博士,作为“学霸”学长,关于EUDBA的学习,他有怎样的心得体会?

  在欧洲商学院(EU)上海教学中心的邀约之下,王珞博士与我们近距离分享他的EU故事!

  王珞博士·人物印象

  初识王珞博士的人对他最大的印象可能是他上课时“问题”特别多。

  “没有王珞,都没有人跟教授探讨,这节课都没意思了。”但熟悉他的人却离不开他的“问题”和“争论”。

  又有人说:“王珞才不会见谁跟谁争论呢,他喜欢谁才愿意跟谁探讨问题!”

  这些评价都是出自EU校友,看似矛盾的背后,真的是一个好斗的灵魂吗?今天就让我们通过这次访谈,走近真实的王珞博士。

  以下是访谈文字内容:

  EU·SH:在DBA这个阶段的学习中,能获得极优等博士荣誉毕业生真的是非常难得,您能跟我们分享一下您在欧洲商学院的学习收获和感受吗?在DBA的艰深学习中,最需要牢记和遵守的一点是什么?

  王珞博士:在EU读DBA对我是非常有价值的,博士学位课程的过程和结果让我的思考方式、职业、定位都有了不止两个台阶的的提升,能拿到极优等的博士荣誉更是给了我一个惊喜,但其实这也是一个自然而然的结果。

  要带着问题来学习,这是我要特别强调的一个DBA学习的观点。

  如果你不带着问题来上课,课堂的效果一定不会好,我平时并不爱争论,但是在课堂上、交流当中,只有讨论才能更好地解决我的问题。所以我会建议大家平日要有意识地积累一些问题。同时,不止于听课,EU的同学大部分具有企业家背景,学习过程也是学术积累和升华的过程。

  在DBA的学习中,我建议大家至少要精读一本书,一本学术的专著,建议选择你论文研究领域的一本书。因为一本好的学术专著本身就做了很多文献索引,综合了许多领先的学术观点。最后,EUDBA也给每个人提供了一个探讨交流的环境,这非常有利于知识的碰撞与共鸣,帮助每一个人提升与拓展视野。DBA的课都应该是讨论课,我对那些认真记下完整笔记的做法不是很感冒,这种速记学习不是好的博士学习法。

  音符

  EU·SH:在大家眼中你已经是成功人士,您是怎么看待大家这个评价的?

  王珞博士:实际上我从来不喜欢“成功人士”这个标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只要努力了就是成功。大家都知道我的研究领域是不确定性,世界是不确定的,努力是必然,是否能达到“成功”的结果却未必。我们没办法要求一个人的选择和决策一定是正确的,所以只要一个人尽力了他就是成功了,而不是把在别人眼中所谓的成功看作一种负担。

  对我而言,在DBA学生当中我的经验、经历也算是比较丰富,年龄也算比较大的。在这个年龄,能够静下来学习,能够不受束缚地、不功利地去学习就是很好的一种福报。所以我是抱着感恩的心态来EUDBA进行学习,我们已经不需要证明什么了,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发挥,我觉得其实每个人都可以把自己的人生过得丰满。这也是我对于所谓成功与努力关系的看法。

  音符

  EU·SH:我们都知道您在国外已经读过MBA了,在事业和学术都达到一定高度的情况下,您为什么会想到继续读DBA这个课程?

  王珞博士:实际上,一个人如果养成思考和学习的习惯,他肯定对自己不断会有新的要求。有着多年工作经历和教学经历的积累,这个时候就觉得应该把一些东西总结下来,然后通过在学校学习,导师同学的批评和反馈,来验证自己的总结。这么一想,DBA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音符

  EU·SH:欧洲商学院是瑞士一所贵族商学院,从您个人就读的经验来说,您是怎么看待瑞士的高等的教育以及贵族精神的?

  王珞博士:今年在瑞士的毕业典礼上,我观察到瑞士人在追求品质,追求卓越方面在世界上领先的。瑞士是一个非常缺乏资源的小国,但以精细、严谨的“工匠精神”,可以做到这样的成功,有其独到之处,就追求品质的方面,我觉得这是中国人需要学习的。

  欧洲商学院实际上是私立学校,有时候我们称之为贵族学校。在国外,在瑞士到大学或者是硕士、博士学位私立学校是更优秀。

  对我而言,我对私有产权和市场制度有着宗教般的信仰,所以我恰恰更加相信一所私立的商学院。公立的学校往往受很多政策或者制度束缚,而任何束缚都会限制思想的自由,所以这也是我的一个价值观的选择。另外欧洲商学院对品质的追求,也督促我不断地磨炼自己的思想觉悟。

  音符

  EU·SH:欧洲商学院的DBA项目培养的是中国的企业家学者,您是怎样看待企业家学者这样一种身份定位的?在您心中最符合企业家学者身份的人是谁?

  王珞博士:我非常认同欧洲商学院的企业家学者这样一个定位,这个定位在目前市场上的DBA项目中是独一无二的。从两个角度来说,企业家学者大部分的EU学生,进来的时候他是企业家,或者是高管,他在事业上是非常成功的,但是走向学者,那就是对他提出了新的要求。通过EUDBA他就开始从企业家变成了学者的转型,这是欧洲商学院对他提供的价值,也是要求。

  另外这个定位难度非常大,它需要两个专业化,一个是企业家的专业化,一个学者的专业化,这个要求是非常高的,我觉得这非常符合瑞士人追求卓越,追求品质的传统文化。

  最符合企业家学者身份的人,乔布斯无疑是一个,作为企业家他非常成功,但是你仔细观察他的思想,观察他的言论,你会察觉他思想的内涵。特斯拉的马斯克,我觉得也是一位有企业家学者特点的人,还有巴菲特的合伙人查理·芒格也是如此。当然,《从0到1》的作者PeterThiel,他也是非常有思想的一个成功投资人,不管是企业家也好还是学者也好,我觉得都从他们这些人的思想里得到了最丰富的营养,所以我认为这几个人名副其实的企业家学者。在中国,冯仑、王功权也可以算企业家学者,这两位也是我的朋友。

  音符

  EU·SH:您的哥哥王玮先生也就读了欧洲商学院的DBA,听说当初是您向他推荐的学校。您的哥哥王玮先生在商业地产领域的研究也是引领行业的,兄弟都这么优秀,这跟你们的家庭教育有关吗?

  王珞博士:我的外祖父可能是中国最早去日本学商科的学生,就相当于读MBA,所以家族里是有这种传承的。我父亲智商非常高,但是选错了行业……我们在一起会有很多讨论。家庭的熏陶是非常重要的。

  家中兄弟四个,从小王玮作为兄长对我们照顾良多,小时候有次生病耽误了几个月的学习,他就在家帮我补习英文。甚至当年要高考的时候,王玮带着我们几个兄弟出去听各种各样的补习讲座。

  王玮在事业上非常成功,实际上在九十年代初,他就已经成为五百强公司管理者,他应该是本土人士成为500强企业首席代表的第一人吧。九十年代最早把劳斯莱斯的开上长城的广告创意就是出自他手。

  他是个非常有追求,对自己非常高要求的人,包括对自己、对周边的环境,比如说对朋友和兄弟的要求也非常严格,但我敢于向他推荐,正是因为我对欧洲商学院DBA课程足够自信。当然我认为他有很多年经验,是时候通过EUDBA再进一步做一些调整和升华,开拓一些新思路,不要受之前的经验和知识的束缚。

  音符

  EU·SH:获得了博士学位,您的人生又进入了新的阶段,您当前的人生状态是怎样的?您对当前的状态满意吗?对未来您有哪些期待?

  王珞博士:我对现在的生活非常知足和感恩,比起许多友人,特别是那些已经离开的人,我还有机会自由地去追求,包括兴趣爱好、学术、事业等等。通过EUDBA的博士学习,我发现还有更大的知识海洋,比如说关于有限的理性和不确定性,这方面学术领域其实有很高的现实和使用价值,但是这个课题是非常前沿的,而前沿就证明研究的人还少。

  在协和MBA和EUDBA,我的课程之所以受欢迎,不是我的授课风格,而是这个课题本身它就很接地气,实用性很强,从这个角度来说,未来我会进一步的在这方面继续的这个研究。我和学生讨论过:实用是因为有限理性是现实,不确定性是现实,把这个现实在课堂上展现,由此才会受到学生欢迎

  另外我也希望DBA的课程能够更多的创新,我也愿意在这方面做些工作,特别是研究方法论方面,包括用实验方法、用案例法、博弈论法来丰富之前只有唯一科学方法论的研究方法。我一直认为实验法案例法、博弈论法可能是更加适合DBA毕业论文的撰写,而不是科学方法论,科学方法论可能更适合PHD的教学。让大家在攻读DBA的过程当中,找到更加有效的方法来加深学习和进行研究,也是我想进一步思考钻研的领域,也EUDBA对学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增值服务。

  

上海敬路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2000-2016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902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