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60752302
新闻中心

预约报名

近期是否有攻读MBA/DBA的计划
新闻中心
EU人 | 章一新:精诚医者,潜心学者

  11月10日,这个寻常的日子,DBA6班的章一新同学收到了一封不寻常的电子邮件。

  这是封来自AmericanSoceityofReconstructiveMicrosurgery(美国重建显微外科学会)简称ASRM的祝贺邮件

  具体邮件内容如下:

  DearYIxin,

  Itgivesmegreatpleasuretoinformyouthatyouhavebeenselectedasthe2018ASRMGodinaFellow.

  IverymuchlookforwardtoyourGodinaLectureatthe2019ASRMMeetinginPalmSprings,California.

  Youwillbereceivinganoffcialletterofcongratulationssoon.TheASRMCentralOfficialwillhelpyouwiththedetailsoftheFellowship.

  OnBehalfoftheASRM,Congratulationsagain!

  Sincerely,

  JoeDisa

  GodinaFellowshipCommitteeChair

  PresidentElectASRM

  简而言之,章一新同学获得了ASRM设立的Godina奖,这个相当于显微重建奥斯卡的奖项,成为了大陆首次获此殊荣的显微外科医生。

  这样一位刚刚出炉的“奥斯卡”获得者究竟是个怎样的人呢?

  逐梦“奥斯卡”,终获桂冠

  章一新,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交通大学医学院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九人民医院整形外科重建显微外科专科中心主任。长期致力于组织修复与显微重建专业,在国际上首先提出重建显微外科中的“经济学”概念(TheEconomyofReconstructiveMicrosurgery)——即“开源节流”学说,并被国际重建显微外科协会定为2019大会的会议主题。

  临床专业特长:利用显微外科技术组织修复和再造,瘢痕及瘢痕疙瘩的最新技术综合治疗,乳房整形与修复,鼻整形与修复,严重烧创伤后颜面组织器官及躯干和四肢的再造修复,以及纳米材料在整形外科中的应用。注射美容,微整形与面部年轻化的综合治疗和平衡。其专业水平和成果在国内和国际均处于领先地位。

  目前为亚太重建显微外科协会副主席(APFSRM),世界重建显微外科协会委员(WSRM),世界整形美容修复协会会员(IPRAS),美国重建显微外科协会委员(ASRM),美国手外科协会会员(ASSH),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瘢痕医学分会(会长),中国康复医学会修复重建外科专业委员学会(副主任委员,秘书长),中国康复医学会修复重建外科瘢痕学组(主任委员),中国康复医学会修复重建外科再植再造学组(副主任委员),中华医学会显微外科学分会全国委员(常委),中国研究型医院学会整形外科学专业委员会(常委),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互联网医美分会理事会(常务理事),中国医疗保健国际交流促进会生物物理与再生修复医学分会(常务委员),中国医师协会美容与整形医师分会全国委员,中国整形美容协会整形与重建外科分会全国委员。

  担任三本SCI杂志编委,JournalofPlasticandReconstructiveSurgery(PRS该杂志是整复外科领域NO.1),JournalofReconstructiveMicrosurgery,ArchivesofPlasticSurgery,同时担任国内外多本杂志编委,美国JournalofPlasticandReconstructiveSurgery-Go,欧洲AnnalsofOral&MaxillofacialSurgery,中国BurnsandTrauma,JournalofPlasticandAestheticReseach,中华显微外科杂志(副总编),中华实验外科杂志,中国美容整形外科杂志,组织工程和修复重建外科杂志,修复重建外科杂志。

  仁者医心,修容亦修心

  章一新同学的办公桌上摆着一块大大的牌匾,写着“显微达人”,这是病人送的。业内褒奖他是“中国显微整形重建外科第一人”,做手术的名气都大到世界上了,以至于许多病人慕名而来,只要他说这手术可以做,患者和家属就感觉手术已经成功,“可以重新做人了”。

  一年下来整个科一年二三十万门诊。章一新的手术量称不上最大,一个礼拜大概有十六七台,但是其中难度最高的、需要花费十几个小时的手术从来都不少。章一新同学曾经表示:这种大手术,一年我最多做一百五十个左右,按照整个职业生涯高峰从40岁开始计算,到60岁退休,也就3000个病人。这种大的手术,现在要预约排队半年到一年之间。我一辈子能够做的高难度手术就是这些,救治的严重病人也就这些。所以更要珍惜,每个都要当做精品去做,不能随随便便。在每个手术里,都要把自己的思想体现出来。

  庞巴特曾在《来自柳叶刀的自信:整容外科的伦理》中写过:我们到底应该如何评价手术的成功,是论技术,还是病人的满意程度?

  如今,九院已是世界上著名的修复重建与显微外科中心,病人纷至沓来,手术排满。但章一新仍表示没有尽责,明明知道这样手术方案不是最佳的,还是在实施,他是不能容忍的。同时,他坚持虽然总说“创新”,其实只有打好了基础,创新方能成功。创新来源于多看、多做、多交流。他认为,医生不需要太高智商,中等的智商就可以来做医生了,关键是在坚持和热爱,还要有梦想。真正的坚持是要付出很多的,比如他每天晚上只睡四五个小时,每天也阅读很多东西,但是这些平时是看不出来的。

  另外,他提出:现在我们是两条腿走路,你要会写论文,会做研究。很多人反对写文章,觉得只要临床开刀好就可以了,这种想法是完全错误的。因为你没有进行总结,永远不会上一个台阶。这也是章一新同学选择进入EU继续进行学习的重要原因。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世界上最辛苦的医生是美国医生和中国医生。中国医生的辛苦在于病人多,医疗的体制和考核机制还不够完善,另外,更为现实和残酷的是目前的行医环境应该是到了历史最低点了。而美国的医生每天凌晨四点就起来了,晚上要做到半夜,每个医生都极其敬业,但有极具文化修养。美国医生医生很努力,并且他们的学术气氛很浓。2006年在杜克大学进修过的章一新也受到了他们的影响,对于学术的钻研也是越发深了。

  读书是汲取知识的最优途径,章一新同学就有着良好的阅读习惯。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章一新的阅读范围越来越高,除了原本的医学,还会选择去看一些宗教、伦理、管理的新书。他认定古人的著作里含有太多的哲理,而我们当今文化是快餐文化,或鸡汤,或煽情,真正的能对心灵有触动的,反而很少,哪怕一本书里只有一句话触动了你,都是值得的。

  来到EU后,来自各行各业的同学互相交流,不同思维方式的相互碰撞。通过和这些企业家相互交流,专注于医学研究的章一新同学在全新的管理领域也有了更加深刻的理解,并且将这些融入到本身医学的研究当中。

  DBA4班同样学医的陈薇师姐对于章一新也是给出了极高的评价,认为他的仁心和专业可以用42个字形容:医术超群世人敬,仁义礼信圣人行,者乎焉哉儒家经,无仕杏坛称国手,谢却功名身外物,悬壶济世善精诚。

  而他同期的同学王少鹏更是书写长文,称赞“国际章”的目光已经远远超出了优秀医者这种技术性职业的范围,期待”国际章“在商业世界走得更远。

上海敬路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2000-2016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90258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