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60752302
新闻中心

预约报名

近期是否有攻读MBA/DBA的计划
新闻中心
EU开学演讲——不确定世界里的决策是价值选择

  王珞——EU商学院DBA梧桐班在读学员。曾于90年代初留学澳大利亚,取得西南威尔士大学MBA学位,并师从华人经济学家杨小凯进行博士研究。目前,王珞担任荷兰采购协会及所属信立德咨询(NEVI-Purspective)的亚太区负责人,拥有多年的全球采购供应链咨询经验。今年3月,他正式被美国威斯康星协和大学聘请为客座教授。本文为王教授在EU商学院DBA开学典礼上作为荣誉校友的发言:

  尊敬的仰院长,王志刚教授,王静刚教授,王伟民教授,周颖教授,EU商学院上海校区张金路校长,各位学长,各位同学,特别是EU商学院DBA的新学员。非常荣幸今天受到张校长的邀请,作为EUDBA的老生,也代表DBA五班,加入这个欢迎的场面,并代表DBA老生为大家送上满满的祝福,同时分享我们学习的经验。首先我要对各位加入EU大家庭表示欢迎和祝福。然后,我要特别祝贺大家做出了两个正确的选择。第一,选择攻读DBA是一个正确的决定。第二,选择EU的DBA更是一个正确中的正确选择。我要说明一下为什么我说攻读DBA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MBA和DBA不同之处:MBA是一个同学之间互相竞争的阶段。我记得我们当年MBA毕业的时候,几十个人争取一个位置。那时,学习成绩就成了一个鉴别的作用,不竞争,如何能使自己的成绩超过别人呢?但是DBA不同,DBA的学员基本上事业有成,每一个人都已经有了一个事业的平台。所以,DBA课堂里,一般不贬低别人,也不是为与众不同或强调自己优秀,因为每一个DBA学员都已经非常优秀了。所以,DBA有一个非常好的学习互助的氛围。这是DBA与MBA的一个主要不同之处。我们班的杨书敏同学,申慧城体育产业的创始人,有一句总结得非常经典:同学之间的“互相成全是合作的最高境界”。这种精神和氛围在EUDBA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和证实。

  EU商学院DBA定位是“企业家学者”,我自己非常喜欢这个定位。在张校长面前,我是一个学生。我一直在鼓励自己领悟“企业家学者”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我想,首先,它和一般企业家不同,DBA应该是和一般的企业家不同,不是多了财富,而是多了思想;同时,它又和学者不同,我们的关注点不在发表多少论文,而在用自己的独特的观点和视角来解释实际的商业问题。DBA不同于MBA,它不是用来帮助工程师转型进入商业圈的,不需要,我们已经都是事业有成的商业人士。选择了DBA,我们进入了第二次转型,就像张校长所说的,我们开始走上了“企业家学者”的道路。EU的教授丁荣贵,主攻的是项目管理,我上了他的课,虽然我职业早期就在IBM澳大利亚从事过项目管理,但丁教授的一个观点还是点亮了我,他认为企业在从一个运营模式转向另一个运营模式的时候,就需要项目管理了,这就是项目管理对于一个企业价值的最清晰准确的诠释。我认为,读DBA就是在开始一个转型,这个过程是一个项目管理的过程。

  所以,我们希望与众不同。但我们应该如何与众不同呢?这就是我的最后一个话题。也是我最希望和大家分享的话题。首先,我们是追求与过去的自己的不同。方法论上不同,世界观的不同。无论你过去多么成功,读DBA需要清空自己。特别是自己的过去。我们往往跟申请的人说,自己有了很多经验,是需要整理一下,其实不是的,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卡尼曼的研究结果表明:过去的成功会误导你对于未来的决策。我们追求的是与别人的不同。我们要有自己独特的东西,但并不一定必须是正确的东西。DBA学生应该学出个性,活出个性,思想自由。我们已经具备实现个性的物质条件,到DBA的阶段是可以思考的,因为我们都有了财务的自由,其实你也已经有了自由了,可以有条件做真正的思考了。我们对于未来的看法不同。仰院长刚才的发言里提到了世界正处在一个混乱的局面,用一句话来说,就是世界的不确定性增强了。

  我最近在读2013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LarsPeterHansen(芝加哥大学的一位经济学家)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举行的20论坛分享的对于不确定性的认识的一段演讲,很有感触。我的一个感悟就是,我们所说的世界观的核心其实就是对于“世界是确定还是不确定的”的判断。当你认为世界是确定性的时候,人类的思维模式就是计算,就是效用最大化,就是理性和科学,你就会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而当你认为世界其实是不确定的时候,你就会有敬畏之心,对世界,对知识,对未来,对不同的观点。这样的世界观对于企业家的我们来说会带来什么不同呢?最近很热的一本书叫《人类简史》,作者是以色列年轻作家尤瓦尔·赫拉利。他强调计算的作用,这其实就是假定了世界的确定性。但是学习过博弈论后你就会发现,当人类面对的是不确定性时,就会追求的是公平和正义,宗教和价值等这些精神层面的东西。这也就是周颖教授刚才所说的,到了DBA这个层次,我们应该追求的是“信仰”。我还要提到一位经济学大师弗里德曼,他说:如果说政府的智囊团和顾问都不去了解经济当中的不确定性的话,认为他们可以无所不为,他们就会非常危险,这就是弗里德曼式自由意志主义的核心。著名投资人索罗斯也谈不确定性,他说,“我却说不确定性是人类事务的关键性特征”。他批评了现代的经济学理论所建立均衡概念,均衡就是一个建立在计算优化基础之上的思考方式。哈耶克也谈不确定性。他通过将时间概念的引入,时间在哪一个点会结束的不确定性,影响了人类的行为。所以,如果我们少一些人定胜天的幻想,而是承认世界的不确定性,我们对于未来的决策,就会转型为对于公平正义的追求,对格局的追求。这使我想起我们中国的一句哲言:尽人事听天命。这就是我们的先贤对于不确定性管理的智慧。成功学就强调目标的确定和具体,但是成功学之所以成为伪科学就是因为你那个具体的目标其实只是代表你个人的判断,它并没有改变世界的不确定性的事实。这也说明了我们常说的绩效考核的局限性。绩效考核就是以确定性为前提的。

  大家都知道著名投资人巴菲特,但是巴菲特的老师格雷厄姆很多人就不知道了。在思想层面,格雷厄姆对投资的影响要比巴菲特大得多。巴菲特的老师对巴菲特通过和企业高管沟通拿到信息来决定投资决策的做法并不认同,他认为这样的做法对于其它股市上的投资者不公平。EUDBA《宏观经济学》课程上,华民教授的授课令人受益匪浅。很多人上华民的宏观经济学的课,是想通过宏观经济的分析和学习可以找到什么挣钱的机会去的。但其实生活中的经验告诉我们,往往你以挣钱目的去交友去学习,你挣不到钱,而当你不以挣钱为目的的时候,钱和机会反而来找你了。最令我感动的是,EUDBA教授华民教授说的,企业家要有爱心,希望中国的精英能够提高他们的道德境界,“希望有更多的同学成为真正的伟大的企业家”。在不确定性面前,我们是应该选择的是效益还是公义呢?是不是所有的钱都要去赚,还是选择有所为有所不为?EUDBA为我们提供了这样的思考环境和氛围:面对一个不确定的未来,企业家学者应该有什么样的追求,这是一个永远值得思考和讨论的问题。以上就是我就DBA和EUDBA跟大家所做的分享。

  谢谢大家,预祝大家都能在EUDBA学习中,心想事成,顺利拿到DBA学位!

上海敬路教育信息咨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严禁复制 2000-2016 网站备案号:沪ICP备09025883号